fbpx

【後女性主義下,審美是否有正確答案?】

💬想像有一天,妳會因為想展現自己的身體美,而穿上性感馬甲,卻招致眾人責罵?

 

|怪奇比莉的標誌性時尚|

 

2020 年,怪奇比莉( Billie Eilish )在葛萊美音樂獎( Grammy Awards )上一舉拿下五項大獎,更是歷年來拿到「四大獎項」( Big Four )——最佳新人、最佳專輯、年度唱片和年度歌曲的最年輕得獎者,年僅 18 歲的她成為全球樂壇中最受矚目的一顆星。除了她的音樂作品被廣為流傳外,Billie 的暗黑、酷帥形象與穿衣風格也深植人心,一想到她,J 編腦海裡總是自動浮現超寬鬆的大尺碼 T 恤、厚重的球鞋、一頭螢光綠的布丁頭,她的街頭風時尚也成為 Z 世代間刮起一陣「比莉風」,青少年總是爭相效仿。實際上,Billie 曾在專訪提及她之所以選擇此種非主流風格的原因,最主要是想隱藏自己的身材,杜絕大眾對她的身材多加評論或比較。她甚至提到「我刻意與許多人打扮的不一樣,因為我從來不跟隨任何規則」。

 

|穿上馬甲等於順應父權社會?|

 

然而,去年 6 月 Billie 為了宣傳新歌《 Your Power 》,罕見地以一頭復古大捲金髮、身穿緊身馬甲登上在《 Vogue 》英國版的封面上,雜誌內頁中的她也穿上不同款式的內衣與吊帶絲襪,展現曼妙的身材曲線,讓人聯想到 60 年代的性感女星瑪麗蓮夢露。然而照片一釋出卻引發外界的批評:「妳爲什麼要穿成這樣?妳變性感等於背叛我們了!」、「妳怎麼可以穿著寬鬆上衣、自稱為女性主義者,卻如此展露性感?」。批評的聲浪紛紛認為,當時 Billie 的街頭風格彷彿在抵抗社會對女性身材的指指點點,但當她穿上對女生來說不太舒服的束身馬甲(馬甲隱含的是父權社會下對女體的要求),似乎服膺於主流大眾的審美標準,讓他人來物化自己。面對這些質疑,Billie 表示:「如果我想要展示我的肌膚,突然間大家都好像會把我當成偽君子。穿上這些衣服之後,女性在別人眼中的評價就變成很輕浮、是個蕩婦和妓女。如果是我面對這種評價,我會很自豪說『他 X 的我和所有女孩都是蕩婦!這樣你們滿意了嗎?』我們必須站出來扭轉這種局面、#掌握身體自主權,不管妳願不願意展示自己的身體和肌膚,任何時刻都不應該讓妳失去尊重。」進一步解釋,Billie 翻轉大眾對於「蕩婦」的否定意象,以承認自身為「蕩婦」的行動,破除該詞彙原有的負面語境,且重新詮釋該詞彙的語境。

 

|後女性主義對女性是束縛還是解放?|

 

#後女性主義」一詞在文獻中有許多不同的定義,但同時都試圖與第二波女性主義做出區隔,或對第二波女性主義提出批判。所謂第二波女性主義,是以白人中產階級女性的觀點,詮釋全世界女性的經驗;而後女性主義指的是一種 #重視多元 的觀點,尊重不同社會、權力結構下女性的個體差異(康庭瑜,2018)。後女權主義強調「賦權」的重要性,它透過一種自信與反抗的態度,擴張女性的主體性與能動性。Banet-Weiser( 2012)指出,女性的賦權經驗在於呈現出一種「我可以」、「我有能力」的態度,有別於女性過往被性化和物化的經驗。例如在後女性主義的再現文化中,性感化的女體不再為取悅男性的目標之一,而是關於女性為了使自己得到各種滿足(康庭瑜,2018)。意即,後女性主義提倡女性「#自我選擇」的力量,各種選擇只為愉悅自己而非討好男性。對 Billie 而言,她只因為自己喜歡且穿著舒服,而勇於擇其所愛。

 

但從這些事情,J 編觀察到的是,當代女性提倡的自信美、性解放,所遭受批評的原因似乎都是被認定這些女性的所作所為是為了順應男性,甚至是社會的眼光,是否成為一種新型態的控制呢?或許我們可以思考的是,束身馬甲在過去確實是管理女性身材的一種手段,但 Billie 穿上它並不等於默認或順從父權眼光,而是希望翻轉大眾以往對 Billie 的固有印象,透過主動選擇該類型服飾,重拾對身體的自主權。

 

J 編在進來谷慕慕之前,在月經來潮時只使用衛生棉作為主要的生理用品,縱使用過棉條的朋友一再形容它的好,還是過不去心頭的門檻。進來公司後,發現同事們都好熱衷於嘗試各式各樣稀奇古怪的生理用品,大家也會互相分享使用心得,而自己也在某一個瞬間成為棉條愛好者了!J 編在談論各自的使用心得也發現每個女性的身體都是獨一無二的,經前症候群、經痛程度、血量等狀況也有所不同,所以因應不同的狀況,生理用品也必須有更多元的選擇。此外,透過使用多元的生理用品,也是重拾身體自主權的一部分。當我們關心、好奇、甚至搜尋更多種類的生理用品時,我們自然而然更認識自己的身體,自信心也會逐漸上升!

 

參考資料:

 

Neil,「風格大變!Billie Eilish 全新性感寫真,吐露展示身材曲線涵義:奪回身體自主權!」,載於JUKSY,2021/05/04,https://reurl.cc/m3G86V

Sonia Wong,「誰能定義 Billie Eilish:已經自居女性主義,還可以脫衣服嗎?」,載於端傳媒,2021/05/23,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10523-culture-billie-eilish/

施嘉怡,「創作歌手 Billie Eilish 以性感造型登上雜誌封面,強調女性身體自主,你如何看?」,載於端傳媒,2021/05/04,https://theinitium.com/roundtable/20210504-roundtable-international-Billie-Eilish/

康庭瑜(2019)。〈賦權及其極限?後女性主義,社群媒體與自拍〉,《新聞學研究》, (141),1-38.。

 

月亮褲®運動款最低65折

立即選購
X